阿阿阿阿绯

点开
这里阿绯
怎么叫都可以
大本命吴邪和黄少
瓶邪/叶黄/喻黄/花怜 不差不逆
瞎玩游戏
欢迎私信加steam
巨雷ky和杠精
喜欢每一个热爱这对cp的创作者
也尊重他们
只要大家都是友好的
无论是不是同好
我们都可以是朋友

bad guy【卧底bandit个人向】

超级棒了!!!!

蠢莫言:

     *bandit个人经历捏造有,有原创角色


     *男友第四篇文【直男写文直男写文,擦汗.jpg    


      东德边境,深夜,十岁的Dominic在那堵厚厚的水泥墙外静静的等待着。这是他和卢卡约定见面的日子。Dominic握着没有打开的手电筒,在一个矮树丛中耐心的等待着。


  “嘿,小东西,你可真准时啊。”卢卡从后面的树丛中钻了出来。


   他警惕的朝着那堵分割了柏林的高墙望了望,确信没有危险后,才缩了回来,把手里的一个小包递给了Dominic。Dominic打开小包,清点了下里面的东西,糖果,巧克力,还有一些没见过的水果。


   “一会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Dominic点了点头,拿起手电晃了晃,说道:“放心吧。”


   卢卡轻轻的揉了揉Dominic的脑袋。


   “省着点吃吧,这次我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你在那边找到工作了?”


   “是的,而且最近红军旅那些人闹得太厉害了,两边都加强了警戒,我这次过去了,就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嗯,等我再长大一些也去那边找你。”


   “为什么?”


   “因为这边没有巧克力,菠萝,和这么多花式的糖果。”


   “哈哈,你这么爱吃这些零食吗?”


   “不,是Cedrick爱吃。”


   “哦?你可真爱你的兄弟啊。”


   “不,有了这些,他就会哭着叫我哥哥。”


   “……哦……哈哈……你可这个坏小子。”


    卢卡伸头探了探,确定时间差不多了,转头对Dominic说:“差不多了,坏小子,一会我说跑,你就往前面跑,记得打开你的手电,吸引巡逻队,数到一百后就关掉手电,偷偷的跑回家。我会趁机从围墙的那个破洞中钻过去的。记住一定要数足一百,不然我就死定了!”


    Dominic点了点头,收好了小布包,拿起手电,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卢卡笑着拍了拍Dominic,“去吧,坏小子!”


    Dominic悄悄的跑了出去,并打开了手电,不停的奔跑。很快,巡逻队就发现了Dominic,叫骂声,呵斥声吵成了一片。卢卡见巡逻队的注意力被Dominic吸引,飞快的冲出树丛,朝那个极少被人知晓的破洞跑去。


    不一会,手电在Dominic剧烈的奔跑中开始闪烁,最终不再光亮了。Dominic焦急的拍打着手电,才数到四十,还不能关手电。


    失去了Dominic手电的吸引,巡逻队很快就发现了卢卡的行踪,探照灯直接锁定了卢卡,而卢卡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发疯似得朝着那堵墙冲去。


    “磅!”一声枪响,巡逻队开始鸣枪示警了。


    “不!不!不!卢卡!!”Dominic惊慌的朝着卢卡的方向跑着,大声的呼喊着。 


    “磅!”又是一声枪响……卢卡直接栽倒在墙下……




     当Dominic满身污泥的回到家中时,Cedrick依旧在床上没有入睡。


     “你怎么弄这么晚?没事吧?”


     “没什么……摔了一跤。妈妈没有发现我出去吧?”


     “没有,我把枕头堆成了一个人的样子,盖上被子,然后我睡在了你的方向,妈妈探头看了下,就去睡觉了。”


     “哦……干的不错。”Dominic随手将怀里的小布袋扔给了Cedrick,说道:“省着点吃,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弄到了……” 


     “嗯,你不吃吗?”


     “不用了,你先睡吧,我洗洗再睡……”


     Dominic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着那已经被他拆散了的手电发呆……


  


     在Dominic十四岁时,妈妈给兄弟两换了张上下铺。半夜,Dominic发现上铺的Cedrick总在偷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用脚踢了踢上铺,说道:“嘿,兄弟,你再抽搐什么?又在被子里偷吃巧克力了?”


     “不,没什么……我睡不着。”Cedrick用被子裹了裹,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得了吧,兄弟,发生什么了?说吧,我们是兄弟,对吗?”


     “不,你这混蛋肯定会和妈妈说的。”


     “当然不会,你知道,我从不告状的。”


     “……还是不行……每次你知道后,总没好事。”


     “哦,天呐,你这么胆小吗?连一件小事都害怕和自己的兄弟分享吗?难道妈妈给我生的是个妹妹吗?”


     “好了,好了……Dom……你发誓不能和任何人说!”


     “当然,我发誓!”


     “Dom……我被表白了!”Cedrick有些局促的说道。


     “是吗?谁这么恶心?”


     “嗨!Dominic!”Cedrick坐起了身朝着下面吼道


     “哦,好吧,是那个海伦娜吧?”


     “你知道?”


     “嘿,兄弟,我可不瞎。你爱她吗?”


     “当然!”


     “那她也爱你吗?”


     “那当然,不然她为什么不向你表白?”


     “好吧,祝你好运,兄弟。”Dominic向上伸出了手。


     “谢谢,兄弟!”Cedrick也伸出了手握了握。


     


    第二天放学,兄弟俩在一处稻田旁打成了一团。


     “该死的Dominic,你竟然吻了她!!”Cedrick愤恨的朝着Brunsmeier挥舞着拳头。


       Dominic一边躲闪,一边说道:“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吻她,而是她吻了我。”


     “你这个混蛋!她以为你是我!”


     “是吗?兄弟,她连你都认不出来,凭什么说她爱你呢?如果她就爱这张脸,那我也成啊。”


     “我要撕了你这张脸,你这恶心的家伙!”Cedrick冲过来死死的扯着 Dominic的脸,而 Dominic却一脚将Cedrick踢倒,拳头如雨点一般的砸向Cedrick。


     “嘿,我怎么教你的,打架要先护住头脸,别老想着躲!还击!护住头!还击啊!”


     ………………






    两年后,隔在城市中央的那堵墙终于被拆除了, Dominic终于看到了那边的世界。重组的柏林急缺警务人员,刚刚稳定的局面充满了未知的恐惧。在十八岁生日后, Dominic带着Cedrick加入了国境守备队受训。


    Cedrick认真上进,严守纪律。很快在部队中脱颖而出,长官们都记住了这个听话的小子。同样他们也记住了这个听话的小子,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兄弟 Dominic。这个用了一年时间才能正常服从命令,填写报告的坏小子。


    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的来到了 Dominic所在守备队的驻地,守备队长官Fearn精细挑选了一叠档案递交到这个中年人的手中。望着这厚厚的档案,中年人揉了揉太阳穴。问道:“Fearn,我们是老相识了,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Fearn高兴的挺直了腰杆说道:“长官,我强烈建议您能观察一下Cedrick,他是我最杰出的学生之一。”


    中年人抖了抖手里的档案,说道:“嗯,Cedrick……好的,我会仔细看的。”




   隔天,Cedrick从Fearn的办公室里出来后就满脸的欢笑。


   “嘿,嘿,嘿。怎么了Cedrick小天使,你又偷吃巧克力了吗?”Dominic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望着Cedrick说道。


   “没什么,只是我接到了一个测试通知。”


   “要调走了?”


   “也许吧,Fearn长官说,他极力推荐了我,估计很快我就会被调到别的部门去再次受训,如果能通过训练,我就能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升迁机会。”


   “Cedrick……其实……” Dominic望着Cedrick楞了楞。


   “怎么了?”


   “不,没什么。祝你好运,兄弟。” Dominic伸出了手。


   “谢谢,兄弟,我很快就会升迁的,把妈妈也接过来。你就准备哭着来抱我的大腿吧。”Cedrick兴奋的伸手握在一起。


   “但愿吧,兄弟……我很期待。”




   在Fearn的办公室里,Fearn咆哮的声音,隔着走廊都能听见。


   “ Brunsmeier!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小子!你马上给我滚!”


   “长官!我坚持认为Cedrick不适合这次特种选拔,如果您想找个不怕死的,那还不如选我。”


   “你?你能通过特别审查?完成特别任务?”


   “至少我能活下来……”


   “ Brunsmeier,报告我已经交上去了,Cedrick的审查已经开始了。如果你想抢夺你兄弟的这次机会!做梦吧!”


   “长官!我……”


   “闭嘴!!给我滚!马上!你这个肮脏的杂种!”


    Dominic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脸上到没有多少失望的表情,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没过多久,Fearn半夜外出时意外触电麻痹,昏迷中被人揍开了瓢的消息,在驻地迅速的传开了。


    “ Dominic!是你干的,对吧?你想毁了我吗?他不愿意推荐你,你就揍了他对吗?”


     Cedrick将 Brunsmeier拖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质问道。


    “嘿,兄弟,别紧张。没人看到我揍他。”


    “你那些小把戏骗的了谁啊。我以为你是我的兄弟,你就是这么对你兄弟的吗?难道你是在嫉妒我吗?”


     见Brunsmeier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Cedrick放开了 Dominic准备转身离去,没走两步又停下对 Dominic说道:“我就要去特训了,收拾完东西就走,好自为之吧,兄弟。”




     望着离去的Cedrick,Dominic突然喊道:“Cedrick!”


     Cedrick一愣,回过头来。


     “我很抱歉……兄弟”Dominic认真的说道


     Cedrick点了点头,没有多话,转身离开了。


     “真的,很抱歉了……我的兄弟”望着Cedrick离去的方向,Dominic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不久,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








     特别审讯室中,Dominic被押了进来。房间中只有那个看着档案的中年人在等着。


    “Brunsmeier,Brunsmeier,Brunsmeier,你真是个坏小子。嫉妒兄弟升迁的机会,悄悄的去贿赂长官,想替换掉自己的兄弟。不成功就袭击了长官,并设置陷阱,把自己的兄弟电到退役。哦,可真是坏透了。这个剧本你喜欢吗?”


    “没什么意外的,凑合吧。”


    “认识下吧,我叫Erik。你得好好的记住这个名字,因为在接下来很长时间里,这个名字都将是你的噩梦。”


    “是的,长官。”


    “你知道第九大队吗?”


    “知道,长官。”


    “知道红军旅吗?”


    “知道,长官。”


    “知道Cedrick是要被征召到第九大队吗?”


    “大概猜到了,长官。”


    “很好,转过身去!”


     Dominic停顿了片刻,还是服从的转过了身。


     Erik起身走了过来,一手搭在了Dominic的肩上,说道:“怎么?背对着别人,让你没有了安全感是吗?”


     Dominic没有回答,Erik顺着肩部摸了下来,“不错的体格,那些开机车的混蛋中会有很多喜欢你这类型的。”




    Erik一路摸了下去,并在臀部挑衅似的用力捏了下。Brunsmeier紧握着拳头,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动。


    Erik赞赏道:“很好!能隐藏自己的不满,看清眼前的局势,坚韧,有耐力,你比你兄弟要强得多。转过来吧。”


    在Dominic转身时,Erik坐会了办公桌后面,像打量一件货物一样审视着Brunsmeier。


   “Brunsmeier,你可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喜欢你,除了我。”


   “谢谢,长官!”Dominic大声的吼道。


   “Brunsmeier,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另外一个剧本,第九大队要征召更多人手,红军旅要被彻底消灭,需要很多人去干一些极度危险的任务,卧底,炮灰,或者替死鬼。你看到了这点,所以想尝试破坏你兄弟被第九大队征召的事实。你说我该相信哪一个剧本呢?Brunsmeier?”


    “……”


    “我不是历史学家,对过去了的事不想去还原什么真相,我只看结果和将来。比如Cedrick,那个被自己兄弟出卖的可怜孩子他的将来会怎么样呢?”


    “Cedrick很优秀,他应该会在一个警局里找到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并因为工作能力出众而获得升迁。”


    “呵呵,Brunsmeier,你说的很对,可惜你说的不算。Cedrick是很优秀,但他还欠缺一个条件。比如,一个好兄弟什么的”


    “报告长官,我觉得,他的兄弟还不错。”


    “好的,那我们就应该来谈谈我们的将来了。”


    “是的,长官。”


    “Brunsmeier!从现在开始,你被第九大队征用了!我就是你的长官,你的身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明天,你就会被因为伤害罪踢出守备队。有家不能回,无亲无故,流落街头,和那些地痞小混混们混在一起。我不管你是抢劫还是强奸,吸毒还是贩毒,我只要你搞到我想要的!明白吗?”


    “明白!长官!”


    “对于工作,我要提醒你几点。第一,我是你唯一可以证明身份的人,也是你的唯一接头人,你最好每天祷告我能活得久一点。第二,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你能搞到我想要的,完成任务后,你可以随时被第九大队洗白,但是如果你不能完成任务,那你就得和那些人渣过一辈子!第三,如果你放弃,选择真的去做一名混混,我发誓,你会后悔这个选择。听懂了?”


    “懂了,长官!”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每个月向我做一次汇总报告,有紧急事态,要尽快通知我。”


    “报告长官,您是我唯一的联络人,我有个建议可以保护我们之间联系。”


    “说说看。”


     Dominic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办公室里一阵杂乱,当门外的警卫冲进来控制住Dominic时,Erik已经满脸是血。望着被紧紧铐住的Dominic,Erik挥了挥手,让警卫们出去。


     Erik冷静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笑着对Dominic说道:“不错!我被你打的满脸是血的事很快就会传出去,然后,不管我怎么公报私仇的去找你麻烦,都是名正言顺的了。干的不错,你的档案上会编写的很丰满。”


    “谢谢长官。”


    “嗯,你的任务,可以从坐牢开始了!”


     ………………






    2005年,圣诞前夜,柏林的一处街道实行了大封锁。


    “站住!别跑!”四名警察正在追捕几个漏网的混混。很快,警察就将这几个混混逼入了一个死胡同。


    “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警察举枪命令道。


     Dominic和几名同伴服从的蹲在了地上。几名警察警惕的走了上来,将几名混混铐上。当铐上Dominic时,一名警察楞了一下,和身边的同事悄悄的说了几句。很快,别的混混都被带走了,而Dominic却被留了下来。


    “看来你真的是堕落啊。就像一滩烂泥一样,肮脏,恶心!”一个年轻的警官走了过来。


     Brunsmeier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年轻的警官,笔挺的警服,俊朗的外貌。


     “嗨,兄弟~”Dominic懒洋洋的唤道。


     一记重拳,将Dominic打翻在地。“闭嘴!你这杂碎!”Cedrick怒吼道。


    Cedrick冲上去,将倒地的Dominic拎了起来,砸在墙上。Dominic感觉嘴角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擦拭。Cedrick如暴雨般的拳头便砸了上来。


     “嘿!怎么了?是谁说的,打架要先护住头脸的?别老想着躲!还击!护住头!还击啊”Cedrick一面狠揍着Dominic。一面咆哮着。直到身后的警察担心出事,才将Cedrick拉开。


      “感觉怎么样?混蛋?”Cedrick望着被两个警察架起来拖着的Dominic,问道。


       Dominic活动了下肿胀的面部,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还好,让我想起了从前,还有海伦娜的吻~”


     “啪!”又是一记重击,Cedrick没有再说话,只是朝着半死的Dominic吐了口痰,便转身离去了。




    在警局的铁牢中,Dominic和别的混混们关在了一起。Dominic表情没落,圈着腿靠在墙脚。


    “哇,揍的够惨的。那个和你很像的警官是你兄弟?”和Dominic一块关进来的Paul问道。


     Dominic没有回答,只是给了他一个厌烦的眼神。


   “听说你当年为了和他抢升迁的机会,把他坑退役了?”Paul仿佛没有看到Dominic厌恶的眼神,依旧自说自话着。 


   “你他妈就不能闭上你的嘴吗?”Dominic不满的呵斥道。


    “哦哦,别紧张兄弟,我只是有些好奇。他被调到柏林来了?那你日子可要遭殃了。呵呵”Paul依旧喋喋不休道。


    铁门被打开了,两个警察直径走到了Dominic的面前,将他拖了出来,在牢笼外,一个老朋友在等着他。


    “嗨,老朋友,很久没见了,不想好好聊聊吗?”Erik满面笑容的望着Dominic。


    “你今天看起来像坨屎。”Dominic感觉心里糟透了。而Erik却没有管Dominic心情如何,指挥着警察将Dominic拖走。 


     Paul握着铁框,探着脑袋,望着被拖走的Dominic,幸灾乐祸道:“好吧,这小子算是死透了……”




 


     特别审查室内,只有铐着的Dominic和Erik两个人。Erik正一面悠闲的喝着咖啡,一面欣赏Dominic那肿胀的脸。


     “兄弟之间的重逢看来很愉快。”Erik用匙柄戳了戳Dominic淤青的眼角。


     “是你把Cedrick调到柏林来的?”


     “当然,我们是老朋友了,你该相信我对诺言的慎重。”


     “他该在一个偏远的小镇做警长!而不是在这!”


     “Brunsmeier,Brunsmeier,Brunsmeier。你瞧,Cedrick年纪轻轻就能被调到柏林,担任第一线的指挥官,这样的机遇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我为了当年的承诺可是花了不少心思,那你呢?Brunsmeier?”


     “红军旅早就解散了,剩下的人都不断的被打压,已经不能形成气候了,你还要什么?”


     “Brunsmeier!!!你他妈知道我要什么?别拿这些小鱼小虾来糊弄我!我和你说过,我是你唯一的长官!你只要执行我给你的任务!”Erik揪着Dominic的头发吼道。


     “好的……我明白,给我些时间。”


     Erik放开了Dominic,优雅的整理了下衣着。“很好,Brunsmeier,我就知道你可以让我信任。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给你,医生说,我最多还有四年时间。如果你不抓紧,我们俩都将带着遗憾,一起下地狱!”


     “明白……我立刻开始准备……”


    Erik微笑着给Dominic冲泡了一杯咖啡,递到了Dominic的眼前,说道:“对了,作为你的老朋友,我有个建议,可以帮到你尽快展开任务。”


    Dominic抬眼看了看Erik,将一口血痰吐在了咖啡里。


    滚热的咖啡迎面浇在了Dominic的脸上,审讯室里一阵嘈杂,守在门外的警卫只是微微的侧了侧身子,依旧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当Dominic如同死狗一般被拖到监牢时,Paul显得有些兴奋。他努力的将Dominic扶到墙脚,笑着打量着Dominic的惨状。虽然血迹已经被擦过一遍,伤口也做些处理,但Paul还是能看出Dominic被“热情招待”的很彻底。


   “嗨!还活着吗?不错啊兄弟~”Paul玩笑的说道。


    Dominic瞪了Paul一眼,朝着墙脚吐掉了一颗牙。


   “那个就是你打的长官吗?你小子可真够坏的。现在可有你受的了。”


   “你他妈是不是爱上我了?对我的事查这么清楚干什么?”


   “有个消息灵通的伙伴不是什么坏事,兄弟,我告诉你,你惹的那个白头老可不简单,他的档案非常隐秘,来头不小。”  


    “你这么厉害,是不是我家伙爱放那边你都查清楚?!!”Dominic没好气的对Paul骂道。


    “不,不用查,这么大个,我能看出在哪边。”Paul盯着Dominic的裆部嬉皮笑脸的说着。


    “滚!”


    “Brunsmeier,在这你可算是混不下去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那有大麻,机车,漂亮妞……”


     Dominic转头望着Paul,眼神中带有着一丝复杂……






    四年后,在街边的电视屏幕上,Erik正激昂的演说着这次行动成功的意义,并表示,自己将辞退自己的一切职务安心的去养老,但在此之前,将会把此次行动的功臣安排到合适的升迁位置,让他们能更好的为国家效力。


    一口浓痰吐到了屏幕边上,Dominic用袖口擦了擦嘴,转身走入了一个街角。


    “嘿,Dominic!”


     Dominic停住了脚步,抬头望去,Cedrick穿着警服,正在那等他。


    “嗨,Cedrick。”Dominic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我……Erik都和我说了。他说你很快就会得到公正的升迁。”


    “哦,太棒了,我杀人,贩毒,嫖妓,绑票……然后,我升迁了~”


     听到这些,Cedrick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低着头纠结着。


    “好好干吧,小警官。” Dominic直径走了过来,拍了拍Cedrick的肩膀,便离去了。


    两张脸在交错的那一刹那,惊人的相似,而仅仅那一刻后,分开的两张脸,却已经迥然不同。


    “Dominic!”Cedrick再次叫住了Dominic。


     Dominic停住了脚步,却并没有转身


    “我很抱歉……兄弟。”


     Dominic轻轻的摆了摆手,离开了。










    一栋老宅中,一个父亲正精细的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大餐,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在为自己倒上一杯后又为自己的女儿倒上了一杯。愉快的用餐中,父亲不停的在赞美自己的女儿,回忆着曾经的过往。


    “你就准备一直站在那吗?”Erik转身往餐厅过道处问道。


    “怕打扰了你的家庭聚会。”Dominic从隐秘处走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在那的?”


    “从你那些恶心的赞美开始……”


    “要来喝一杯吗?”Erik为Dominic倒了一杯。


    “不了,谢谢,上次你请我喝的咖啡实在记忆犹新。”


    “哈哈,你来向我道别吗?”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原准备来还你一些东西。”


    “哦,那你还等什么呢?”


    “我还没混蛋到,当着别人女儿的面去殴打他的父亲,即使她父亲也是个混蛋。”


    “哈哈,Dominic,我真没看错你,咱们俩真的很像。”


    “好了,别恶心了。我可不会说你那些作呕的真心话。”


     Erik高兴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对自己爱的家人,说出自己内心的爱有什么不对吗?”


     Dominic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如果有一天,我弟弟也成了一张相片的话,我也会哭着告诉他一切的。”


     “为什么现在不呢?”


     “不!……绝不!”Dominic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抹坏笑。





帮捞

精卫填海螺w:

定时捞

lemon.:

捞捞群宣

精卫填海螺w:

【一个智障群宣】

看到我打的tag了吗! 
 
没错,这是一个b站up主的大杂烩!(? 
 
然后……emmmm好像没有然后了 
 
小伙伴们在这里可以随意安利及闲聊,cp也没什么问题(有洁癖的孩子们要慎重一点!! 
 
还可以放心的交流文画经验,白嫖也不会有人指责! 
 
毕竟…… 
 
毕竟…… 
 
毕竟我们现在只有两个人啊(哭唧唧 
 
群主  @是蜻蜓啊  宁子是一位超级可爱的画手!人超级好的!!!我吹爆她! 
另一位就是我,垃圾文手海螺,不要理。 
 
真的不和我们一起玩吗!!!

【E散】论消除猫耳的正确姿势

白漂了这么久终于打算交点党费了……

一个很神奇的脑洞……

一个小新人希望不要嫌弃……


ooc!!ooc!!ooc!!


那么……开始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清早,散人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嚎叫

     你要问他为什么嚎叫?当你睡觉起来感觉到头上有奇怪的重量,照照镜子发现是一对猫耳朵的时候,我相信你会比散人还惊讶

     没错,散人头上多了一对黑白相间的,毛茸茸的,充满肉感的猫耳朵,更加恐怖的是,那对猫耳朵竟然是受散人控制的,一会儿耷拉下来,一会儿竖的高高的

     散人的嚎叫声吸引来了乌鸦,但闯进来的乌鸦似乎看不到散人的猫耳朵

     “你踏马得是不起有病,大清早嚎啥呢?”

     “没……没……没什么,呵呵呵,没什么。”

     “别人似乎看不到……太好了。”散人小声地默念到

        乌鸦一脸匪夷地看着嘀嘀咕咕的散人,“你大早上的怕不是中邪了吧,老鹅去买早餐一会儿回来,我在外面还有事先走了哈。”

        散人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乌鸦,等乌鸦走了之后,冲到客厅的大玻璃面前研究自己的耳朵

       手感不错,就是肉多了点,扯一扯还很疼,毛比喜鹊的少一些,揉着还挺舒服的……等等……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的散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刚进门的已经傻眼了的老鹅

      “散人……你这他喵的怎么回事……”

      “老鹅你回来了……等等你看得见?!?!”

—————————我割—————————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在餐桌前,散人一五一十地把所有情况都告诉了老鹅,并表示老鹅似乎是第一个能看到的人

     “真是神奇嘞,我还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如果只有我能看到也没事啊,你看,这样也很可爱,我很想揉揉呢”老鹅说着,直接上手趁散人不备揉了好几下,还很满意地说:“手感果然不错”

      散人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双手捂住猫耳,“你在干什么?”散人才不会说其实刚才那几下很舒服的

      找老鹅果然不靠谱,总不能一直顶着这个耳朵吧,散人一边想着一边寻思着找谁才能把这个耳朵消掉

      对了!kb之前说过这个事但是没人信他来着,后来不知道为什么kb没再提过,我们也全当一个玩笑忘记了,可以问问他!

     “猫耳啊……确实,我之前遇到过,怎么了?散老师也遇到了?”

       “是啊!kb啊你要救救我啊,顶着这对东西难受啊!”

      “这个嘛……很简单哦”

      “快说快说!!!!”

      “……”

      “什么??一定要这样么……”

        “相信我,散老师,没错的!”

         老鹅发现,散人这几天很不对劲

         没错,很不对劲

         散人确实多了一对耳朵,老鹅也想帮他解决,但问过的人都一脸mdzz的眼神看着他,索性也就懒得问了,一对猫耳朵也挺可爱的,但是这几天散人突然开始躲着他,偶尔路过的时候总是低着头,好几次喊了一声老鹅又脸红着跑走,搞得乌鸦都问老鹅是不是欺负散人了

       直到一天晚上,老鹅刚下播,就注意到散人现在他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

      “你进来坐啊,放心我这次没在玩恐怖游戏,你们吓不到我的”

      “老鹅,我……”散人低着头,脸红红的,耳朵都在不知所措地转来转去

      “嗯?怎么了?”

     “我……我喜欢你啊!”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散人喊出了这句话

         老鹅愣了几秒,没有任何动作,定在那儿默不作声

         没错,散人是真的喜欢老鹅从第一次一起吃鸡开始,从同居开始,所有人都当他喝了假酒,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老鹅,每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每个动作,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心,但他害怕,害怕老鹅会因此讨厌他,所以一直不说

         老鹅一直的安静让他害怕了起来,不知所措,急得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老鹅,我……我……”

         解释的话到了嘴边,他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没有任何言语,只是抱着,在寒冷的冬天,两颗心脏紧紧地挨在一起,有节奏地跳动着

         散人愣了一下,留着眼泪笑了出来,回应了这个温暖的拥抱,猫耳也无声地消失了

     
—————————完——————————
kb给散人的回答是“这个耳朵可是只有喜欢的人才能看得见的呢……看来散老师喜欢老鹅啊……只要表白了耳朵就能消失,看你的了!我就是这样和闻香告白的嘞!闻香我艹你个嘴别动我PS4……”

KB:老子帮了这么大的忙喝喜酒我就不给份子钱了

感觉是个很菜的文啊
谢谢你们能把它看完!(深鞠躬)

刚打开手机我家崽崽就给了我个惊喜…
超棒的!

鹿毛:

[玩家代入]一开始玩AC3的时候特别依赖弓箭基本上不怎么废弹药夹,毕竟没声音啊。
每次暗搓搓躲在草丛里给小龙虾来上一箭心里美滋滋,直到遇上军官级别的……

养成摸尸收箭好习惯的我,快蹲不住了。

你不拔下来吗??一直带着走不会痛吗?!
大概是一个节约用箭的康康。